第二場放映 Second screening

第二場

日期:2013年3月14日(星期四)
時間:晚上7: 30
地點:1908書社(地址:香港九龍尖沙咀北京道69號環球商業大廈202室)

映後座談:國內維權律師(嘉賓以普通話分享)

Undercover in Tibet picture 的西藏 Undercover in Tibet

2008/ 51分鐘/ 中文字幕,英語對白

導演:Jezza Neumann(英國)

現為英國居民的流亡藏人Tash Despa十年前冒死逃離西藏,為了本片,他再冒險重回西藏,暗中拍攝西藏人民在中國政府統治下的生活情況。本片揭示了藏民逃離西藏路程中的辛酸,反映了藏民人權被壓迫的情況,包括:異見人士被虐待、西藏牧民被迫遷移、婦女被強迫結紮、僧侶被監控、自然資源被強開發等等的情況。

Posted in 影片 Films

楊建利 Dr. YANG Jian-li: Greetings to Hong Kong Tibet Film Festival 2013

Video | Posted on by

第一場 First Screening

第一場

日期:2013年3月10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1時
地點:1908書社(地址:香港九龍尖沙咀北京道69號環球商業大廈202室)

映後座談:許先茗Dorothy Hui,香港與西藏同行(Dorothy剛探訪了在印度達蘭撒拉的西藏流亡政府,並為當地藏族青年舉辦媒體與藝術的培訓項目)

Leaving Fear Behind1無畏 Leaving Fear Behind

2008/24分鐘/中英文字幕
導演:當知項欠(西藏)

「我今天就算因為說這段話而被捕入獄,我也不後悔。」一名受訪者說。
本片拍攝於 2007年10月-2008年3月期間,即西藏醞釀暴動之時。來自西藏東部地區、自學成才的電影製作人當知項欠,和他的僧人朋友久美嘉措,以300美元的攝錄機拍攝藏人在動亂前對京奧的意見。他們秘密拍下了35小時共百多段來自喇嘛、老中年藏民的採訪,意外的是,竟然大部份受訪者都願意以清晰臉孔亮相!影片分為三個主題:中國對西藏的統治、北京奧運及達賴喇嘛。
2008年,當知項欠與久美嘉措在錄影帶送出後,雙雙被捕。當知項欠現仍在囚於青海省監獄,久美嘉措最後一次露面在甘肅省某鎮的一個拘留中心,至今下落不明。幕前幕後,彰顯勇氣!


ArtinExile1流亡的藝術 Art in Exile

2006/38分鐘/中文字幕,英文、西藏語對白
製作:Rangrez, Nidhi Tuli, Ashraf Abbas

「我 是藏人,但並非生於西藏;不曾到過那裡,卻夢想,在那裡葉落歸根」。本片紀錄流亡西藏人的故事,對生命與保存身份尊嚴的熱誠「生於印度、死於西藏」的情 懷。西藏流亡詩人Tenzin Tsundue透過詩集向世界展現正義與自由的追尋、而傳統的西藏表演藝術學院(TIPA)學生、畫家、前西藏青年議會主席兼詩人Lhasang Tsering、搖滾樂團JJI 流亡兄弟等藝術工作者,透過各類藝術型態,參與追求西藏自由民主與人權的心路歷程,本片帶您一窺西藏和平非暴力的革命真 相,更藉此體會到自由與友誼是世界珍貴的文化價值。

Posted in 影片 Films | Leave a comment

華人民主書院秘書長王興中的寄語

民族關係是中國追求民主進程中,最危險的定時炸彈,真相和理解是拆卸引信的第一步。

Posted in 寄語 Messages

Indiana 大學藏學家 Elliot Sperling(史伯嶺)教授的寄語

The Tibet Question is profoundly significant, and not just for Tibetans alone. It encompasses so many elements with which China must grapple if it is to be a modern country: the tolerance of real diversity, free and unfettered speech for dissenting opinions, th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the right to peaceful mass protest, and much more. China’s approach to the Tibet Question says much about the sort of civil society, or lack thereof, within which Chinese citizens will live.

Elliot Sperling 史伯嶺

Tibetan Studies Program

Indiana University

Posted in 寄語 Messages

獨立藏人作家唯色女士的寄語

在香港舉辦西藏電影節的消息讓我百感交集。是因為這兩個主題:

1、所展示的六部西藏電影;
2、地點在香港。

我想起很多真實的故事。比如去年我在拉薩住了三個多月,有一天,我穿過老城的某個小巷,很偶然地遇見一位大姐,她認出了我。當我們輕聲交談時,她突然哭了,原來她的丈夫因為觀看尊者達賴喇嘛講授佛法的視頻,被判刑3年。又比如,聯手機裡保存一些被當局禁止的“反動歌曲”,通常都是思念尊者的歌曲或強調民族精神的歌曲,也會導致危險。像2008年的年底,就抓了59名“從網上非法下載反動歌曲”的年輕藏人。

其實觀看這六部西藏電影的任何一部,我指的是在拉薩或者在其他藏地觀看,都是需要冒很大風險的。說出來都可能沒人會相信,在拉薩常常盛傳某某藏人因為看了一部被當局認為是“反動”的電影,輕者被傳喚,重者被拘留甚至被判刑。這樣的傳說流行甚廣,卻還是撲不滅渴望看到真相的熾烈願望,於是相應就有了各種令人哭笑不得的對策,比如在放映光碟時,不但要拔掉有線電視線,還要用絕緣的黑膠布將有線電視線的線頭纏了又繞,據說這樣做才會保證在放映“反動電影”時,不會通過有線電視線傳到鄰居的電視上。由此可見那種帶有恐懼的不信任是多麼普遍。

而這六部電影,我基本都是在北京的家裡觀看的。有意思的是,雖然北京與拉薩的當權者都是同一個,但這兩地的自由度卻有顯著不同。我的意思是,在北京呼吸到的自由空氣遠遠多於拉薩,這當然是隱喻,因為誰都知道北京的空氣污染已經到了傷害人體的程度,而藍天白雲的拉薩雖也有污染,但還是比北京更適宜人的居住。

所以曾有一段時間,常常有年輕的藏人們,從他們就讀的大學校園或暫住的旅舍來到我家。我們在一起的重要內容之一就是觀看與西藏有關的電影。但我仍然不敢放太大聲,總是不由自主地擔心這些講述西藏真實的電影,會被隔牆有耳的耳朵聽見,給他們惹來麻煩。而在觀看這些電影的時候,我總是會注意到,當畫面上出現了尊者的音容笑貌時,年輕的藏人們會雙手合十,表示敬意;當畫面上出現了充滿苦難的歷史或現狀時,年輕的藏人們會難以自禁地落淚……

其實,我絮絮叨叨地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要表明的是,在香港這樣的擁有較多自由的地方,可以看到這麼多講述真相、見證歷史的西藏電影,是多麼地幸運。甚至,與生活在高壓下的藏人相比,這樣的幸運是難以企及的幸福。換句話說,擁有自由就是幸福。

Posted in 寄語 Messages